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贵港日报:寂寞傅家寨

时间:2016-08-31 09:17:31  来源:贵港日报  作者:宋显仁

   

    傅家寨曾经是那样的热闹,可现在只有寂寞,尤其是在雨中,飘飘洒洒的雨水打湿着它米黄色的夯墙,也会打湿着它的心。

  傅家寨在广西桂平市金田镇莫龙村的莫村屯内,原是清乾隆年间的财主傅永旦建造、到咸丰年间仍兴盛的一座乡村大宅院。院子呈长方形,坐东南朝西北,占地面积约两万平方米,为七进三开间四合院落,大宅院两边建有横屋,四周有走廊,后面还有一座五层炮楼,可见当年布局之严密、规模之宏大。

  傅家寨周围有数十棵老龙眼树,这是生长十分缓慢的树种,主干直径能长成五六十公分以上估计怎么也得一两百年,只见这些老龙眼树枝干苍劲,而树身或灰白,或暗黑,或青苔点缀,或青藤攀附,那皱裂的树纹,仿佛爬满了岁月的皱纹,让人想到那些稳重而又饱经沧桑的老人。但老龙眼树的昂首挺拔,交柯错叶,如绿云华盖般苍翠欲滴,又让人想到岁月的深幽。

  寨正门前两边的两棵龙眼树下有厚实的旗杆石,可以想见,当年昂然挺立的旗帜迎风招展,既令人瞩目,又显现威严。再往前有池塘,原先还有小河,现为水渠。我们到傅家寨的那一天,水渠的流水比较急。尽管下了半天的雨,流水也不是很浑浊,还见到有村妇在水渠里洗青菜。

  我们一行六十多人,大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到贵港参加金田起义165周年学术研讨会的太平天国史研究专家,大家撑着雨伞,在傅家寨周围走着,不,是在湿漉漉的傅家寨残垣断壁边徘徊着,在幽静的老龙眼树绿云下思索着,在密密麻麻的竹林的青翠下回想着,在潺潺而过的渠水边回味着,我觉得我也仿佛走回了岁月的深处。

  1843年,洪秀全与冯云山在广东花县首创了拜上帝教,次年春他俩入广西传教。没多久,洪秀全回老家从事宗教理论创作,而冯云山则留下来并深入到紫荆山区,宣传组织群众,陆续吸收了杨秀清、萧朝贵等人加入了拜上帝教。1849年前后,广西连年闹灾,天地会纷纷起义。这时候,和冯云山藏身在平南花洲山人村的洪秀全认为时机已成熟,便于18507月发布了团营令,要求各地拜上帝会员变卖田产到金田集中,以便编伍训练,并将团营指挥部设在金田村,由杨秀清、萧朝贵和石达开主持。团营令发出后,先后会集而来的拜上帝会员共计2万人左右,杨秀清将他们实行了男女别营,进行军事训练。据传,这其中便有一个叫傅六的人。

  傅六原名傅忠兴,金田附近的南沙岭人,他是个剃头匠,平日走村串巷替人理发,可谓接触面广,很早便加入了拜上帝教。有一天,傅六到莫村理发时,傅家寨的财主傅济平见他手艺娴熟,而且谈吐得当,便放下架子对他说,天下姓傅的本是一家人,现今灾荒加乱世,盗贼四起,你到处漂泊去剪发,收入不多,也不安全,我看你人老实,也长得壮实,如不嫌弃就到我家里做帮工,我出的粮会比你剪发收入多得多。于是,傅六就成了傅济平的家丁兼“御用”理发师。在傅六给他的老爷傅济平理发的时候,他曾几次试探着给这位大财主灌输点拜上帝教的思想。而他的老爷总是说,这是番鬼佬惑众的伎俩,千祈莫信,要信宁肯信村里的社公,要拜就拜本乡本土的佛。

  傅六尽管没办法说服他的老爷,但老爷手下的一些人,还有村里不少青年人倒是对他甚为佩服。在接到团营令后,傅六毫不迟疑地炒了傅济平的鱿鱼,带着一帮穷苦兄弟即刻赶去团营。

  1851111日,洪秀全38岁生日的这一天,拜上帝会员万众齐集犀牛岭,举行了隆重的祝寿庆典,并誓师起义,向清王朝宣战。太平军起义后,顺着大湟江东出,转战于武宣、象州之间。这时候的傅六,剃头刀早已换成了大刀,他最喜欢的就是石达开的一副对子:“磨砺以须,问天下头颅几许?及锋而试,看老夫手段如何”。在数次激战中,也许他心里都在默念石达开的对子,而手上的“剃头术”却舞得得心应手。

  太平军在武宣、象州和清军及团练相持几个月后,7月初,他们折回到紫荆山,前军驻于新圩莫村,后继部队陆续驻于紫荆山各个村子,着重把守风门坳、双髻山及猪仔峡等要隘。前军主力到达新圩后,傅六即带着太平军进入莫村,这时候的傅济平早已跑路,只剩下家丁守卫。家丁看到有一群头裹红巾的陌生人要进入村子,便要开炮示警。傅六站出队列大喊,家丁认出了他,也听出了他的声音,更惊惶于太平军的威势,于是惶惶然打开了村门和寨门。

  遥想165年前,驻扎了太平军的莫村那是多么的热闹。环村的小河,河水也欢快起来,可战士们根本没有闲情逸致清洗起义以来半年多的征尘。傅家寨前,杏黄大旗迎风飘扬,猎猎有声。寨内,英姿勃发的义军首领在这儿或研讨着军事,或发布命令,一切都是那么紧张而有序。但随着风门坳的失守,太平军已险象环生,大批清兵随即云集而来,咸丰皇帝更是下达谕旨:“贼首韦正(昌辉)、洪秀泉(全)、杨秀青(清)、冯云山、胡以□(晃)等,此时均在新圩各村围困之中,一经大军攻破,必须按名擒获,或临阵歼毙,亦须确切认明。”在得意洋洋的清兵眼里,摘下太平军首领的人头似乎已是“立等可取”。

  面对清兵的乘胜追击和嚣张气焰,太平军部分人的军心有所恐慌,杨秀清于是借“天父”下凡,斩了临阵退缩的黄以镇。天王也颁布了《欢喜踊跃向前诏》,号召众兵将要相信天父天兄之力,毋慌张畏敌,要放胆欢喜踊跃,同心同力向前。为了迷惑清军,他们声东击西,在蔡村江边砍竹编筏,装出要渡江向东进军的样子。暗地里,却出敌不意,于911日(农历八月十六)连夜撤离傅家寨,撤离新圩,向北突围,踏上了漫漫的战斗征程。

  太平天国运动历时14年,势力发展到18个省,先后攻占了600多座城市,傅家寨只不过是临时驻扎过的一个小寨子而已,太平军撤离傅家寨后,清军对傅家寨进行了洗劫和捣毁,现在能看到的傅家寨只是剩下的房屋基础和地基上1米多高的三合土夯墙。尽管165年过去,这些苍凉的残垣断壁依然静静地挺立着,这让我吃惊,吃惊于夯墙的坚强,也吃惊于在这么多年没有人再去破坏它们。傅家寨当然不需要重新修复,修复也不会是原来的样子,这残存的傅家寨足以见证了一段历史风云,它会和那些还生长着的古老龙眼树,和龙眼树下沉默的旗杆石,和青翠的竹子林,一起无言地述说着历史的沧桑,述说着一群人气壮山河的追梦历程……

  雨中的傅家寨很寂寞,它还会寂寞下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贵港市红办组织召开景区项目工作推进协调会
贵港市红办组织召开景
金田起义景区项目办领导到项目施工现场调研
金田起义景区项目办领
贵港市组织评审《金田起义博物馆形式设计方案》
贵港市组织评审《金田
贵港市副市长宋震寰到太平天国金田起义遗址博物馆项目调研
贵港市副市长宋震寰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