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剑桥中国史》中的贵港历史事件:太平天国金田起义

时间:2017-04-25 15:04:49  来源:《贵港工作》杂志总第165期  作者:周朝宁

 

《剑桥中国史》认为:19世纪40年代充斥于广西省的社会混乱,部分原因肇端于与外国接触所产生的破坏性后果,部分原因为该地区独有的社会复杂性所使然。从1795——1809年,南方和东南沿海一直饱受海盗之患,有些海盗是安南(越南)的没落君主纠集的。在广西,那些海盗与三合会建立了陆上联系,这样便形成了一种无法无天的复杂形势。

此后不久,当毒品买卖在19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开始兴盛时,中国南方的社会下层又竞相从事更有利可图的鸦片销售业。鸦片战争后的十年间,邻省广东出现了新的社会失调。由于上海的开放使广州北上的传统贸易路线改了道,因此数以千计的人丧失了生计。被雇来跟英国作战的乡勇突然被遣散,许多人只得落草为寇。最后,一帮帮冥顽不驯的海盗迫于英国海军势力而由沿海地区流窜到内地。到了40年代中期,这几种来源中的许多人,在三合会领导下设法西进广西。他们在广西的河网上建立了新住所,并作为“艇匪”将一种新的暴力成分带到早已动荡不宁的社会环境中来。同时,由于秘密结社和教派的活动与国内民族间的不和牵扯在一起,故那个环境正变得愈来愈有爆炸性。这是一个不祥之兆,因为它意味着那些被遗弃的社会集团现在接触到了许多复杂的新思想,使他们的生存斗争获得了政治的内容。这种新形势首先在少数民族杂居的湘桂交界地区初现端倪,那里多次暴发瑶民起义而遭到残酷的镇压。但少数民族集团中教派活动不断出现,其中一种中西合璧的新的教派传统被传到了外来的客家人之中。

客家人语言独特,是一个少数民族的支派。长年不断的盗匪活动以及客家人和本地人的村社之间愈演愈烈的仇杀,结果使广西社会在19世纪40年代后期很快趋向军事化。形形色色的武装集团在农村到处出现。除了流动性匪股以外,地方三合会分会(堂)也自行武装起来搞小抢小掠和进行自卫。乡绅们确信他们不能指望从贪污无能的官方得到援助,于是便建立了地方防御联合组织(团),由他们来领导村社事务和动员民团。某些被称为团的民团本身与非法之徒毫无区别,一样趁机走私和拦路行劫。因此在地方上,堂和团是难兄难弟的组织形式,并不总是泾渭分明的。

对客家人来说,所有这些对手都是敌对分子。由于根植于客家人中的一个新的教派——拜上帝会的活动,这种紧张局势日益加剧,因为这个教派激烈反对偶像,这在听觉灵敏的乡绅看来,它显然离经叛道,很危险。广西农村的分裂就发生在那些越来越束手无策的官僚的眼皮底下,他们竟力图采取不介入态度,规避风险。由于深信绅团与拜上帝会之间的敌对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南方省份的种族仇杀,所以他们下达了一道命令,一律禁止械斗。有关盗匪的活动被报了案,但不是充耳不闻,就是在盗匪远走高飞以后很安全的时候才去进行调查。这样一来,广西的广大农村地区便听任自流,完全不受官方的控制了。无论是征集赋税还是维持秩序,地方衙门对这两项主要任务都无法有效地执行。以强凌弱肆无忌惮,太平天国就是从这个乱世中出现的。

《剑桥中国史》指出:太平天国运动虽然久已孕育于时代的社会危机之中,却是由它的创始人早期经历中的一些离奇偶然的事件发动起来的。

洪秀全(1814年——1864年)出生于广州北面的花县,是一个小自耕农的儿子,他的客家人祖辈是18世纪从广东东部移居这里的。洪秀全勤奋好学,胸有大志,1827年第一次参加在广州举行的科举考试,时年14岁。但像大多数同考的士子一样,他也没有取得生员身份。1836年,再次应试时又名落孙山,就在第二次在广州应试时,他邂逅了一个外国传教士(可能是美国人史第芬)在传布福音,还得到了共九本的一套小书,题名为《劝世良言》。这部著作不仅对他的未来,而且对中国的未来,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这小册子的作者梁阿发(1789——1855年)是广州人,他的《劝世良言》发表于1832年,同时在广州和马六甲印行。

梁阿发的《劝世良言》含有许多严肃的政治寓意。首先它一再暗示,由于长期的道德衰退过程,整个中国社会正频临灾难的边缘,对于19世纪30年代的中国读者来说,它明确无误地示意,王朝的兴衰周期正处于最低点。其次更令人感兴趣的是,这部著作多次把天国和尘世王国加以混淆。例如《圣经》上的“天国”一词被说成既是有福者的死后归宿,又是信徒在世上的聚会处。在这整部书中,《圣经》题材前后错乱,使人感到救世主的降临与其说仅仅是过去某个时刻发生过的一次历史事件,倒不如说是一种可能多次出现的、上天启示的人间危机。

这本书对洪秀全的影响虽然是突然的震动,但直到很久以后才发生作用。1843年,洪秀全又参加了广州考试,再一次的科场失败后,他怀着愤满的心情返回乡里,他下定决心不再去应试了。不久,他重新发现了他一直束之高阁的梁阿发的那些小册子以及书中提供的一整套世界观和救世的使命。洪秀全把这本书看作是上帝对他本人的直接召唤。从洪秀全19世纪40年代的著作清楚表明,他已认定自己的任务就是要使中国人民皈依基督教,这是只有通过灵魂的革命而非任何世俗制度的力量才会发生的事件。此外,洪秀全显然还认为,调和基督教与儒家传统是完成改宗基督教的最好的办法。他在40年代中期撰述的一些小册子里阐发的基督教品性,差不多全是崇拜上帝,不事偶像崇拜,生活严谨等内容。他谴责淫逸放荡、忤逆不孝、杀人赌博等恶行。所有这这些都是尽人皆知的儒家伦理主义所攻击的目标。他在一篇长诗里用“诚”来称颂品行“端正”;“诚”是一个儒家词语,有正统、正直等含义。虽然上述作品都带有某种基督教启示录的色调,但与儒家传统的空想主义还是相当契合的。

1844年年中,洪秀全和冯云山到达广西贵县,卜居在客家的亲戚家中,他们在这里想方设法传播新信仰。那年九月,洪秀全决定回故乡去,以便不再给他的亲戚添麻烦。冯云山陪他一起走,但命运却把他引到相邻的桂平县,在紫荆山附近的客家人中间定居下来。他在那里一住几年,到1850年时,山区的许多客家村社都皈依了基督教。冯云山的非凡组织才干在村社严重不和的广西那些山区地方找到了用武之地。因为当地民族复杂,清朝地方政府腐败,还有村社之间的械斗传统,加上客家人从广东东部迁来时只定居在边沿地带的分散的小块土地上。

19世纪40年代的世代械斗期间,那些贫穷而无力防御的客家村社往往被迫离乡背井,但共同的语言使各阶层的客家人在面临危机时得以团结起来组成一支可观的武装力量。冯云山将他的信徒编入一个由各地方集会会堂组成的多村联结体系中,这些会堂一起构成了总部设在紫荆山、分会遍布许多县的拜上帝会。拜上帝会是针对拥有共同家族和设防村落的本地人的严密编制而创建的。随着客家人村社已形成极度的宗教狂热,这种狂热很容易被他们的首领利用来为政治权力服务。这一帮首领包括权力最大的烧炭工杨秀清,他没有受过教育,秉性复杂,野心勃勃,早在紫荆山就称雄一方。此外,还有穷苦农民肖朝贵,杨秀清的副手;韦昌辉,一个与法律发生冲突的客家子弟;以及石达开,出身于殷实的农户,本人受过教育。杨秀清和肖朝贵特别将洪秀全幻觉中的含义加以发展,确立了他们自己作为耶和华和耶稣的代言人的地位,这些人员虽然凭借洪秀全首倡的灵感,但也培植了他们各自的独立权势。由此看来,太平天国领导集团中这种致命的分裂特点,为后来的天京内讧埋下了祸根。

 

1849年至1850年百姓大饥饿的形势下,拜上帝会的领袖们越来越清楚,在广西当时环境下不可能侥幸求存。因此,在国内混乱和经济灾难中,拜上帝会信徒着手组织了许多军事分队进行戒备,他们在打砸偶像和劝诱改宗的行动中,使客家的村社与其邻村之间的紧张关系更加剧烈,紧张状态经常演变成公开战争。也许就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们下定决心造反。18507月,金田的领袖们召集广西南部的拜上帝会的会众,于是客家人村社从许多地方开始集中,他们卖光了财产,抛弃了家园,把身家性命和一切财物统统交给了“团营”。强大的“团营”(约有2万余人)在18511111日洪秀全38岁生日这一天终于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揭竿而起,两年后定都南京。

《剑桥中国史》全册

后续:

《剑桥中国史》(根据剑桥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译出)系列作品(共11册书,近900万字)由美国著名学者费正清先生担任主编,各卷及专门章节邀请相应领域有权威成果的汉学家担任主笔,可谓集顶尖学者团队之大成,相较于本土中国历史作品,《剑桥中国史》呈现出另一种新颖奇特的表达方式,完全有别于此前的阅读记忆与经验。自出版以来引起文化界强烈关注,该套作品也不断重印,长销不衰。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自身的历史著作卷帙浩繁,汗牛充栋,既有正史,也有各类地方志、专门史及难以计数的野史笔记,这些作品的浩荡之姿,构成中国史学大潮。但正史偏于“政”,野史偏于“文”,事关历史变革与内在肌理的思考与辨析并不充分乃至缺失,且中国文化传统的中心主义观念也往往忽略其与世界历史进程中的同质与关联诸问题。

《剑桥中国史》正是以此视角展开对中国历史的丰富、缜密的考察,从绚丽复杂的历史表系中寻找义理和缘由,并将其纳入人类的文明史进程之中。文明史从来都在互相影响与渗透,个体的历史风云只有放置于宏阔的历史背景中才能彰显其内在的意义。《剑桥中国史》以极富理性与逻辑的辨析和考证,为了解和阅读中国历史提供了另一种视角,也正好可以与中国历史典籍的阅读经验互为表里和补充,从而提供更为完整的中国历史风貌。唯其如此,读者才真正懂得“没有晚清,何来现代”的深刻渊薮,才能洞察正统历史中的暴君隋炀帝实际上对唐代的政体、律法和音乐、人文影响巨大,也才能明晰唐代武则天时代的惩治腐败、整饬吏治对大唐盛世的重要影响等等,无法一一罗列。因此,《剑桥中国史》之重学理思辨,也并未影响其对史料的使用。相反,其援引中国史料典籍之丰富、详瞻、全面,令人惊叹;而有些出自西方大型图书馆藏的史料,竟是在国内难觅其踪而只在西方保存完好的上古珍稀文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贵港新闻】【实施“13446”工作思路 打造“四力”新贵港】李新元:变资源优势为产业优势 推动贵港旅游产业大发展
【贵港新闻】【实施“
贵港市金田起义研究会召开2017年工作会议
贵港市金田起义研究会
贵港市委副书记、桂平市委书记钟畅姿到金田起义遗址景区调研
贵港市委副书记、桂平
太平天国金田起义遗址博物馆将开馆?最新进展都在这~(附现场视频)
太平天国金田起义遗址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