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鹏山行——富甲一方的胡以晃为何造反?

时间:2015-11-01 08:20:10  来源:贵港日报  作者:宋显仁

 

近日,路过广西平南县国安乡,顺道到了花洲村、到了鹏化山走了一趟。这花洲村的确非同一般,周围连绵起伏的群峰在阳光的照耀下,青翠如黛,蜿蜒十多公里长的山脊仿佛如巨龙一般,在蓝天白云下肆意腾飞,气势非凡。于是“花洲腾龙”就成了平南县的八景之一。
    而花洲村不过鹏化山区的一小山村。鹏化山区北连金秀,西接桂平,总面积达数百平方公里。山脊上,白云缭绕的一座座巨峰毅然耸立着,千姿百态,气象万千。有的直插云端,有的如俊马奔腾,有的如虎啸龙吟,有的如麒麟献瑞,有的如将军并行,更有一座山峰如雄鹰仰首,头顶蓝天,惟妙惟肖。《庄子》之《逍遥游》中,鲲鹏展翅九万里,穿过了云层,背负青天向南方飞来,还没有飞到南方的大海,就看到这一带的山川形胜美丽非凡,于是流连忘返而最终化为为了山峰,据说“鹏化山”也就由此得名。后来“鹏化山”又简称为“鹏山”。
连绵起伏的鹏山,崇山峻岭间林木茂盛,山高谷深,溪壑纵横,地形险要,这难免不会藏龙卧虎。一百六十多年前,金田起义前夕,洪秀全、冯云山就曾一度暂住在鹏山山人村胡以晃家。这山人村在山人冲中段。山人冲两侧群峰叠嶂,林木茂密,人迹罕至。冲南有双田口,冲北有大厄营,各距山人村十里,为山人冲与外界的交通坳口。洪秀全、冯云山来到山人村后,官府并不知道,却以为是有天地会人马驻于冲内。于是清廷派出多路人马堵截,其中浔州协副将李殿元部恰好把守了山人村的出口,而统领周凤歧会同平南知县倪涛、巡检张镛等也率兵赶到了外围的思旺。清兵来到山人冲后,却见山人冲羊肠小道崎岖曲折、浓荫蔽日,不敢冒然而进,便在山路口围插木桩,企图把里面的人逼出来一网打尽或困死于冲内。这时候,胡以晃也指挥冲内拜上帝会众严守坳口,并派人翻山越过清兵封锁线,向金田告急。杨秀清接报后,即派熟悉地形的蒙得恩带领精兵救援。蒙得恩先率小分队从山道摸入花洲,查清了清军兵力部署,后杨秀清挑选了三千忠勇教徒由蒙得恩率领连夜奔袭花洲,随后会同胡以晃夹击思旺,大败了清兵,杀了巡检张镛、廪生吴上宪、监生朱名扬等人,次日,在众人簇拥下,洪秀全回到了金田团营。花洲之战由此也被称为“迎主之战”。
    洪秀全早年几次考试落榜后,曾梦到“上帝授命”,由此作过述志诗:“……展爪似嫌云路小,腾身何怕汉程偏。风雷鼓舞三千浪,易象飞龙定在天!”这诗恰与花洲如腾龙的山势景象相吻合。这“飞龙”一出花洲而入金田,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便拉开了序幕。此为后话。
    我在想,当年的花洲村富甲一方的胡以晃为何也加入了拜上帝会?要是他像一些地主老财一样,始终站于清廷这一边,岂不把洪秀全及冯云山两人扭送官府,那还有什么太平天国?即使杨秀清等人也在金田宣布起义,那也是另外一回事了,历史肯定得改写。但冥冥之中,胡以晃却注定要加入洪秀全的拜上帝会。
胡以晃生于清嘉庆十七年(1812年)正月初七日,平南罗文村人,其祖上却是江西临江府人,原是仕宦富有者,迁到广西后,成为了鹏化山周边地区罕见的巨富。其父胡琛更是“手创粮租四千八百石”,占有的山林田地横跨平南、藤县和金秀瑶山三地。当时就有一首歌谣,形容他家占地之大:“上至瑶口,下达三江;鸟飞不过,马走难穷。”这瑶口在金秀瑶山,三江指的是珠江主干流浔江和北流河交汇处的藤县。他家建造的多座富丽堂皇的房屋,朱帘绣户,雕梁画阁,更是无人能及。如此阔气的大地主,在当年广西极为罕见。但是胡以晃不到十岁他父亲便死去了,他和他哥以昭、弟以旸继承了家产。兄弟几人长大后,却不太合得来,大家又讲排场,比阔气,结果家道中落。分家后,胡以晃二十七岁时离开了罗文村祖居,独自到山人村建造庐舍居住。尽管他的庐舍和他的罗文祖居相比,有天壤之别。但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所以胡以晃仍属于有钱人阶层,在金田起义八杰中,他也是最富的一个,而且是年纪最大的,比洪秀全还大两岁。
让胡以晃走上“革命道路”原因,实际上是他的一次受辱经历。青少年时期,胡以晃读书不怎么样,他便另辟溪径,开始学习武艺,后来成了一员武秀才,这样他又是金田起义八杰中惟一有功名的人。胡以晃曾上省城桂林参加武举考试,考骑射、步射时他成绩斐然,名列前茅,本以为功名唾手可得,没想到尾场考拉硬弓时,他兴奋过度,用力过猛,居然把弓拉断了,他自己也扭伤了手臂,最终名落孙山。由于落榜又受伤,胡以晃只能闷闷不乐地回到山人村。
    一天,胡以晃骑马路过八峒公福社一姓卓的大户人家门口时,与胡以晃父亲胡琛结怨的卓家人先是嘲笑他考不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然后又要他下马,胡以晃不从。卓家人就把他拉了下来,推到牛棚里,用枷锁套住颈脖。胡以晃本身手上还有伤,毫无还手之力。卓家人于是更得寸进尺,又用镰刀剃了他半边头发,再毒打了一顿,才把他释放出来。
卓家本是八峒地区的土豪,与官府常有往来。胡以晃无奈,只能强压怒火,内心里却企望有一天能复仇。就在这时,当地拜上帝会来拉他入伙,于是他立即答应入会,并很快进入核心,见到了神秘的洪教主,还得知打江山的最高机密,并被天兄下凡赐给一副盔甲。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失落的胡以晃对此大为感动,决心以死相报。他不仅积极联络当地豪杰参加举事,还开始变卖自己家产支持拜上帝会。他成为了第一个变卖自己家产支持拜上帝会的人。由于胡以晃的表现让洪秀全等感到可靠,加上他所住的山人村既隐蔽又险要,非常适合潜藏,1850年阴历七月二十四日,在胡以晃的亲自迎接下,洪秀全被接到胡以晃家,在这里一直住了两个月,直到十月初清李殿元部来到山人冲出口把守。随后,胡以晃连续多次率部出击,都不能突围,才不得已派人翻过山去金田村求援,于是才有了“迎主之战”。
我想,要是八峒地区的卓土豪没有欺负胡以晃,大家能相安无事,那么他一直靠收租过日子也会蛮滋润的。而清末,类似于胡以晃这样的地主,这样的有钱人,在生活中尚不能享有尊严体面,那么,那些千千万万的普通老百姓,那是正宗的弱势者,他们不止生计无着,即使没有受尽豪绅强权者的欺凌,也不会有什么体面的生活。弱势者面对生活中的诸多无奈,当然不可能触动那些强权者的良心发现,而自动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当时社会的溃烂连清廷官员也不否认,比如龙启瑞就如此。咸丰二年(1852年),太平军进攻桂林时,率团练顽强守城的临桂人龙启瑞,后来任江西布政使的时候,他就说过:“窃念粤西近日情事,如人满身疮毒,脓血所至,随即溃烂”,“草莽之间狡焉思逞者,即无事之区,亦将乘间窃发。”他也认为太平军无非就是给逼出来的,因为农民活不下去了,除了“造反”别无出路。而当有人,比如洪秀全、冯云山等人以救世主面目出现时,无疑就给了这些弱势者以力量,使他们有了前行的勇气,这就是希望。弱势者没有这些希望,也不会参加什么拜上帝会了。如果清末的社会是公平正义的社会,让弱势者有希望的社会,那洪秀全起来造反,也无异于梦里做皇帝,自己想得美。而当时的社会与此恰恰相反。所以,就注定了胡以晃这样的财主也会参加革命,不但如此,他还组织了平南、藤县4000多拜上帝会众一起参加起义,堪称起义有功人士。
    胡以晃与洪秀全等人同谋起义后,1851年12月在永安任春官正丞相。1853年5月于天京奉命西征,11月攻克桐城、舒城。次年1月围歼清安徽巡抚江忠源部,并攻克庐州(今合肥),因功封护国侯,后进封豫王。1855年与石达开、秦日纲大败湘军曾国藩,后又随石达开转攻江西。1856年春夏间,胡以晃在天京内讧前病逝于江西临江他的老家,比起杨秀清、韦昌辉死于自己人之手,洪秀全死后还被清兵烧成灰放入炮筒打飞,胡以晃似乎又幸运得多。太平天国兄弟间互相残杀,直至天国大厦轰然倒塌,如此说来,历史仿佛是开了个玩笑,让洪秀全、胡以晃等人登台亮相,仅仅是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个插曲而已。
今日的鹏山,尚能找寻到胡以晃祖居古屋一座,那是青砖、木梁青瓦大屋,中间为厅堂,两侧为卧房。房子基础为石头,与当地常见村房的基础相似。尽管经历了一百数十年的风雨,房屋的雕梁画栋至今仍然可以看得见,不难想象当年是多么辉煌。现在周边建有不少新楼,但在气势上胡以晃的祖居并不见得就输一着。只是,看看这物是人非的屋子,看看雄峻的鹏山,我想,帝王将相也好,芸芸众生也好,怎么都难敌流水光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天王”革命地今日展新颜
“天王”革命地今日展
金田起义景区项目办领导到项目施工现场调研
金田起义景区项目办领
贵港市金田起义研究会组织召开全体理事会议
贵港市金田起义研究会
贵港市组织评审《金田起义博物馆形式设计方案》
贵港市组织评审《金田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