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1230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田起义研究会

论太平天国与上海小刀会的关系

时间:2017-06-20 17:53:57  来源:《上海大学学报》(社科版)  作者:汤建光

1853年9月7日至1855年2月17日的上海小刀会起义是上海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首次大规模武装起义。此次起义迄今虽已一百三十多年了,但英雄们的光辉业绩却仍时常为后人所传颂。

  关于上海小刀会与国内同时期的伟大革命运动太平天国的关系问题,史学界历来有争论,至今尚未有定论。太平天国史专家罗尔纲先生在其《太平天国与天地会关系考实》一文中认为:太平天国是主动争取上海小刀会加入的。(见罗尔纲《太平天国与天地会关系考实》一文,载《太平天国史事考》。)梁任葆先生认为:太平天国未援助小刀会,而小刀会却始终积极主动争取参加太平天国。(《历史教学》57年2期,梁任葆文“太平天国与上海小刀会关系的商榷”。)郦纯与蔡少卿的观点基本上与罗尔纲先生相同。(《历史研究》78年6期,蔡少卿文“论太平天国与天地会的关系”。《史学月刊》58年2期,郦纯文“太平天国对上海小刀会起义的态度问题”。)

  本人认为,太平天国并没有主动争取上海小刀会的加入;而小刀会也并非是“始终积极主动争取参加太平天国”,相反,却与各地的天地会始终保持着互为依存的密切关系。

  

  一、对《金陵杂记》中有关记载的考证

  罗尔纲先生所持的“太平天国是主动争取上海小刀会加入”的观点,是以知非子所著的《金陵杂记》中“东王杨秀清檄文”这一段史料作为“台柱”的,但我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发现这段史料在“时间、人物”这两个主要问题上与史实有出入,故使人怀疑这段史料的真实性。

  现先将此段史料抄录如下:“股匪罗大纲伪冬官正丞相,盘踞镇江,在贼之中称为魁首……当上海另有别匪滋事之时,未久罗贼即有禀至省中杨遂处云:‘探得上海另有一班人在彼,已得城池。此一班人约三、四千人在彼’云云,皆未叙出姓名。然罗处间日皆有信至省。随后伪东王杨逆忽发出伪檄一函,曾有人密为私拆,其略云:‘盖闻识时务者为英雄知,进退者为俊杰,观当今之大局,知真主为天王。三月间,曾据钦差大臣罗大纲弟来禀,知弟等请攻苏、常,弟等在上海愿为内应,本军师不胜欣慰,何以迁延至今?如果率众来归,必当奏请加封显爵,何去何从,希自谅之’云云……此檄外书‘右札交上海李闻风弟等开拆’字样。此伪檄系交付罗逆处,后不知罗逆处如何回覆,伪檄是否私递上海,均不得悉”。(见中国史学会编《太平天国》第四册P625—626。)

  按,罗大纲到底是何时自镇江向东王杨秀清禀报“弟等在上海愿为内应的”?杨秀清于又何时下檄文的?上文未提及年份,仅叙明是“三月间”。(小刀会起义发生于咸丰三年八月至咸丰五年正月)。照上文之意,咸丰三年八月上海小刀会起义之初,罗大纲向杨秀清的禀报仅仅是“探得上海另有一班人在彼,已得城池”,连姓名都不得知,故不可能是在小刀会起义前的咸丰三年三月就得知“弟等在上海愿为内应的”;而咸丰五年三月小刀会起义已失败,由此可见,知非子所记的罗大纲向杨秀清禀报上海有内应之事是发生在咸丰四年三月,杨的檄文是于同年三月之后下发的。

  但据本人考证,罗大纲早在咸丰四年二月就已调回天京(南京),三月又调守安庆,之后也一直在皖、赣、鄂西征一线疲于奔命、东堵西防,直至咸丰五年在皖阵亡。既然咸丰四年三月罗大纲不在镇江,故知非子所记的四年三月间罗大纲自镇江向杨秀清禀报之事、与杨秀清于三月之后下檄给在镇江的罗大纲之情节,就不足以信了。

  本人的考证依据,其一,据罗尔纲先生自己所著的《太平天国史稿·增订本》“罗大纲传”:

  “罗大纲……三年二月定都天京,大纲从林凤祥、李开芳取镇江……。甲寅四年二月(即咸丰四年二月),调回天京,命与胡以晃经略和州、庐州,旋代燕王守安庆,遣兵略东流、建德等处。十月,大纲从建德入赣……五年,阵亡”。(罗尔纲《太平天国史稿·增订本》57年12月版。)

  其二,据清人张德坚的《贼情汇纂》“罗大纲传”:

  “罗大纲……踞守镇江……甲寅四年二月调回江宁,令与胡以等上犯和州、庐州,三月踞守安庆省,遂扰建德、东流等处。十月……令大纲守(江西)湖口县……”(中国史学会编《太平天国》第三册“贼情汇纂”。)

  

  二、太平天国并没有主动争取上海小刀会的加入

  罗尔纲先生以及郦纯、蔡少卿先生在他们各自的论著中,阐述“太平天国曾主动争取上海小刀会加入”的观点时,所依据的资料合计共五条,最主要的一条即上一节所评述的知非子所记的那一条;其余四条,本节将逐条进行分析,并兼以说明太平天国与上海小刀会关系的真实情况。

  罗先生等所依据的另四条资料中的第一条,是清朝钦差大臣向荣于“咸丰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的奏文:

  “兹于闰七月初四,我师船胜仗之后,忽于贼首伪燕王秦日纲船上获得各贼渠稿本一册……查稿本内有‘覆英夷三十条’其后载一条云:不单准上海、闽、广贼党来降,天下万国皆要来降也等语……”(见《太平天国文书汇编》P299。)

  按,照上文之意,充其量也只是准许上海小刀会等天地会势力来投降,即“坐等来降”,还远未这到“主动争取小刀会加入”的程度。照上文所述的日期“咸丰四年七月”,小刀会起义已快一年了,其时正是小刀会在上海孤军奋战,急等来援的关键时刻,而太平天国采取的仍只是准许来降的冷漠态度,由此可见太平天国对小刀会态度的真实情况。同时,这条资料反而证实了太平天国领导人在占领南京后的胜利形势下,以宗主自居、目空一切的骄傲白大情绪。

  罗先生等依据的第二条资料,即英商怡和洋行上海分店负责人潘西凡于1854年6月27日发给香港总行大卫、查甸的信文录:“……我相信,要是叛党(指小刀会)能在安全保卫下去南京,他们是准备离开(上海)的”。(见《上海小刀会起义史料汇编》P514,上海历史研究所编,80年版。以下简称“汇编”。)

  罗先生等据此认为:太平天国是欢迎小刀会加入的。按,此信发于1854年6月,当时正值法、英、美各国欲与清军联合镇压小刀会之际,潘西凡在信中阐述的只是个人对未来形势的估计,既然是个人的事先估计就不免与事情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合,实际情况如何呢?据当时在沪目击了小刀会起义全过程的另一个英国人雒魏林,于小刀会起义失败后著书记载道:

  “人们一度猜想,……小刀会跟太平军有某种联系……但是他们之间从来不曾有过什么联系;太平军断然拒绝援助他们,或者跟他们交往”。(雒魏林《在华医药传道纪事》1861年版,见“汇编”P630。)据雒魏林“太平军断然拒绝与小刀会交往”之说,可见太平军是不会欢迎小刀会加入的。雒魏林的这一段记载是于小刀会起义失败之后撰写的,雒魏林事后的记载当比潘西凡事先的猜测准确得多。

  罗先生等依据的第三条资料,即蔡少卿先生在《历史研究》78年6期“论太平天国与天地会关系”一文中所引用的英国人斯嘉兹的一段记述:

  “他们(指小刀会)希望参加南京的太平军,这是毫无疑问的,我见过南京写给他们的两封信”。(斯嘉兹《在华十二年》(见“汇编”P570))

  蔡少卿先生由此论证太平天国与小刀会有联系,是主动争取小刀会加入的。

  关于刘丽川的小刀会是否真的收到了太平军的两封信?我认为值得怀疑。理由如下:

  小刀会起义后,清廷就派重兵包围了上海县城,小刀会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为了避免帝国主义的干涉,刘丽川在根本还未与太平天国取得联系的情况下,就经常对外国人表白自己收到了太平王的信,得到了许诺、支持、并报道太平王已派兵驻防上海县城等等。其实这只是刘丽川“扯大旗以助自己声威”的策略而已。当时在沪的外国人中也有识破这一“花招”的,据《上海法租界史》所记:“刘氏和其它首领他们知道外侨同情太平王,他们自己也就奉太平王以自尊……”“虽然刘丽川竭力使人相信他收到了太平王一封信,但任何外国人都应该绝对不听信这种无耻的谰言”。(法·梅朋·弗莱台著“上海法租界史”(“汇编”P.784;790))

  同时,斯嘉兹在他洋洋万言的《在华十二年》一书中,只是用了寥寥几个字记了“见过两封信”,并无下文,也没披露信的内容;不知他是阅过了全信还是仅见到了两只“假信封”?故可设想一下,这是刘丽川搞的“假信”,也不无可能。

  罗尔纲等先生所依据的第四条资料,即《忆昭楼洪杨奏稿》中的一段记载:

  咸年三年十月十五日接“丹阳县禀”,据从镇江逃出的难民云“该逆(指罗大纲)于仪征各码头置造皮蓬小船六百只,有冲水营直下,接连上海之信”。(《忆昭楼洪杨奏稿》第四册,十月十五日接“丹阳县禀”。)

  罗尔纲先生等据此认为“太平天国曾做过企图赴援刘丽川的准备工作”。

  本人认为,此条记载即使是真实的,也只能说明是罗大纲有过东援的企图,但罗大纲并不能代表洪秀全、杨秀清对上海小刀会的态度,并不能代表整个太平天国对上海小刀会的政策。

  罗大纲参加太平天国前是广东天地会的一重要头目,对天地会的老兄弟总不免恋有旧情,上海小刀会是天地会的分支、成员也以广东人为主(刘丽川即广东人),故罗大纲有东援上海的企图也不无可能。

  但是洪秀全对天地会以及小刀会的态度如何呢?据韩山文《太平天国起义记》内有这样两段记载:“如果我们讲真道理,而依靠上帝强有力之助佑,我们几个人便可比他们多数,甚至孙膑、吴起、孔明等及其它古代历史中娴于韬略战术者也不值得我的一赞,天地会更卑卑不足道矣”;“洪秀全命令他的党徒,凡三合会人们,如不舍弃旧习而皈依真教,则不容收纳”。可见,洪秀全对天地会的态度是极端鄙视的,小刀会是天地会中的一个派系,自然也包括在内。根据洪秀全的这样一种态度,他是不可能指使罗大纲调兵去援助小刀会的。

  根据以上的分析,可见罗尔纲先生等所依据的另四条资料也是很片面的,未能反映出历史的真实情况;依据这几条片面的资料所得出的结论也是难以成立的。太平天国对上海小刀会是极端鄙视的,并没有主动去争取小刀会的加入,造成此状况的主要原因是太平天国领导人未能摆脱农民意识的影响,封建的宗派主义、宗教偏见始终是两者联合的羁绊;同时,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洪秀全等充满了骄傲自大的情绪,希图独占胜利之果,当时一些外国人所评述的“在掠夺中国时太平军怕有人和他们竞争”,“生怕小刀会妨碍了他们的事业”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三、小刀会一度欲投靠太平天国的原因及其与各地天地会之间的密切关系

  本节主要想阐明上海小刀会在起义期间曾一度欲投靠太平天国的原因以及与各地天地会之间的密切关系;并兼与梁任葆先生“小刀会始终积极争取参加太平天国”的观点进行商榷。

  首先,须追溯一下小刀会起义前后的历史。小刀会在起义前与起义初并未打算投靠太平天国。起义前,其首领刘丽川也并未派员去南京与天国联系,但却派其弟刘杜川远去广东佛山与天地会的陈开、李文茂约期起义(按,陈开、李文茂,后于1854年7月率天地会会众起义,拥兵达数十万,并自建“大成国”。)

  同时,刘丽川本人一直抱着天地会“反清复明”的宗旨,9月7日起义那天即自封为“大明国统理政教天下招讨大元帅”,并自立年号“天运元年”。据上,可证实刘丽川在起义前与起义初,完全想依靠小刀会与天地会的势力,自己另干一番大事业。

  从9月7日到9月21日刘丽川紧急“上奏天王”前,刘颁布的《对民告示》用的都是“大明”年号,直至上奏天王后才改用“太平天国”或“大明太平天国”的年号,(见“汇编”第一部分“小刀会起义文献”P.4;P.6;P.7。)刘丽川为什么要上奏天王、更改年号、决定投附太平天国呢?本人认为是因清廷重兵压境与小刀会在军事上失利之因。

  其时,苏州天地会已被清军镇压,宁波“双刀会”起义尚在准备中,远在粤、闽的天地会势力一时也“远水救不了近火”,而清军却又是那么咄咄逼人,正是在这十分危急的形势下,刘丽川才于败退上海的9月21日当夜“刻即星夜具奏天王洪秀全”,(见“汇编”第一部份P12。)表示要投附太平天国,以图得到天国的援助。

  据上述,上海小刀会在起义前与起义初,并未打算参加太平天国,而想自己另干一番大事业;起义失败后,刘丽川等主要领导人也并未打算参加太平天国。只是在其中一段时期内,小刀会为了争取军事援助以挽救危急的局势,曾一度欲投附太平天国。故梁任葆先生的“小刀会始终积极主动争取参加太平天国”的观点,显见有不妥之处。

  上海小刀会虽未得到太平天国一兵一卒的援助,但却得到了各地天地会的支持;并自始至终都与天地会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小刀会起义的最直接动因,是受了1853年5月厦门小刀会起义的影响,小刀会“闻福建厦门之警,也思乱”,(《小刀会起义本末》(见“汇编”P.36))并决定“建立象厦门方面实施的社会秩序”。(《北华捷报》1853年9月10日(汇编”P.53))据潘西凡给怡和总行的门说:“(小刀会)跟攻占厦门的人有联系,和南京叛党则无”。(“汇编”P.511。)1853年11月来自闽、粤、浙等地的天地会会众“航海而来为助”,“有船五只,每只二、三百人”,与清军激战于吴淞口。(据《忆昭楼洪杨奏稿》“昆山禀”咸丰三年十月十三日,“丁国恩之随行吏书家信”咸丰三年十月十七日,(“汇编”P.175;P.177))信当时在上海的外国人也认为:小刀会的“主要支援是得自广东和广西”。

  关于上海小刀会与天地会的密切关系,我们还可以从“袁玉山”加入小刀会一事中找到论证。袁玉山,原是广东天地会首领,1854年6月与何老六在粤聚众二万余人起义,败事后,袁千里迢迢赶来上海,加入小刀会,称“客帅”,与小刀会并肩英勇奋战直至城陷,光荣牺牲。(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P.810—811(香港62年版))

  从以上可知,上海小刀会所得到的援助是来自南方各地的天地会,并非来自太平天国;并且小刀会自始至终与天地会保持着互为依存的关系,而与太平天国之间的所谓关系就大为逊色了。

  

  结语

  综上所述,在上海小刀会起义期间,太平天国并未主动争取小刀会的加入,小刀会也并非始终争取加入太平天国。两者虽都以推翻清王朝的黑暗统治为自己的革命目标,但却始终以各自的体系进行着各自的战斗。由于农民战争自身的局限性,由于封建意识、宗派主义、宗教偏见诸因素的作梗,使两者未能联合起来,以对清王朝进行更强有力的打击。这确实是近代革命史上的一大悲剧,否则当时的革命形势当可大为改观,说不定还会创造出一个崭新的局面。上海为三吴菁华之地,对外交通与对外商务在当时均居国内首位,清军的军饷也主要依靠上海的海关税银。太平天国不主动去联合小刀会而任其孤立、乃至失败,使天朝坐失了在帝国主义举棋未定之时占领上海的大好机会,这毕竟是一个无可挽回的战略大错。

  关于太平天国与上海小刀会关系的研究,应该说还只是一块刚开垦了一半的荒地,还有待于史学者去进行更全面的耕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历史人类学视野下的广西社会与经济学术会议暨田野工作坊会议在贵港市召开
历史人类学视野下的广
金田起义博物馆开馆在即,各单位全力推进金田起义遗址景区项目建设
金田起义博物馆开馆在
加快我市红色旅游产业发展,积极组织筹备太平天国金田起义遗址三期项目申报工作
加快我市红色旅游产业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宋震寰陪同自治区旅发委副主任贾玉成到太平天国金田起义遗址景区调研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