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1230
     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田起义研究会

在安顺场走访太平军后人

时间:2018-01-22 16:20:54  来源:本站  作者:宋显仁

做为贵港市金田起义研究会中的一员,在追寻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足迹的调研活动中,本人有幸随活动小组于20171124日拜访了石棉县安顺场太平军后人。

今年47岁的宋福刚是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副馆长,个子不高的他是太平军的后人,他母亲的奶奶就是太平军女兵的女儿。在陪伴我们调研的时候,宋福刚向我们讲述了那个太平军女兵以及他家的一些故事。

据宋福刚介绍,那个太平军女兵姓周,广西人,在当年清军撤离紫打地(即今之安顺场)两天后,被当地一个姓余的农民无意中发现,当时她躲在营盘山的一个小山洞内,其时已疲惫不堪,衣服上血迹斑斑,手上依然紧握着马刀(现存于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这个年龄二十出头的周姓女兵还带着一个七岁的男孩,那是她的侄儿。

那个善良的农民本来就同情那些敢于同清军作战的翼王的队伍,当他了解到女兵的遭遇后,就大胆地收留了女兵,后来把她嫁给了村里一个姓王的人家。结婚后,女兵生了四个女儿,四个女儿长大后其中的三个分别嫁入了毛家、雷家和刘家,另一个招了上门女婿。

而那个七岁的男孩,做为女兵的侄儿,女兵结婚后,他自然而然就成了村里人的“老表”亲戚,因而被村里人称为“根老表”——毫无疑问,是想把太平军的“根”、或者说某位太平军将士的“根”留下来的意思。可惜的是,从太平军和清军及民团搏杀的死人堆中走出来的“根老表”,已经被吓成了傻子,一直没能康复,所以长大后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根”自然就无法留下来。

周姓太平军女兵的墓地就在营盘山上。上营盘山的路陡峭而曲折,不时让坐在车上的我大气也不敢出,幸好已修建了水泥路,尽管路面很窄小。在半山腰一个“之”字形路边,有翼王的“拴马桩”——一棵茂盛的皂荚树。这棵皂荚树看起来有20多米高,冠幅超过30米,据同行的石棉县文管所周万仁所长介绍,皂荚树传为附近姓帅的人家所栽种,皂荚树胸径达5米多,年龄已有300岁。

 

古老的皂荚树,毫无疑问见证了当年了紫打地的惊心动魄,它也许还记得那年清军和土司民团对翼王队伍的围堵,记得大渡河的汹涌澎湃?那么,它也会记得那个周姓太平军女兵,记得她的勇敢无畏和血泪故事?

这个手握马刀的女兵,也许她是石达开刚参加“革命”时,从广西贵县(今贵港市)北山里那邦村带出来的?那么她肯定就参加过名震中外的金田起义,之后又随石达开出生入死?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恐怕是刚十岁出头就参加了“革命”,这也没什么奇怪的,石达开十六岁时就受访出山,十九岁时已统帅千军万马,二十岁封王拜相,况且在金田团营时,拜上帝教会员大多是举家前往参加起义的。所以,到紫打地时,这个女兵的年龄尽管只有二十出头,但她已经是身经百战、泰山崩于眼前而脸不变色的“老干部”了。

又或许,她是“天京事变”之后,石达开辗转回到老家贵县时才加入了队伍,那么,她尽管没有到过天京,但也随翼王征战过湘、鄂、黔、滇、川等省,经历过血与火生死考验的她,已是一名坚强的太平军战士,而她带着“根老表”潜藏起来,也许就是受队伍中的上级或族人所托,要“把根留住”?而实际上,她更愿意和战友们在一起同生死!当她得知队伍在老鸦漩被河水所阻,无奈的石达开赴清营谈判,没多久在成都慷慨就义之后,她终于忍不住躲在山林中失声痛哭……这些当然只能是“也许”,这个女兵在山村隐姓埋名,能活了下来已是幸运,在那特定时期,她对她的经历能不讳莫如深?周围亲近的人虽然知道她是太平军,但决不会了解得很多,那毕竟是会株连到自己而要杀头的事。到现今一百多年过去了,知道的她事迹的人当然少之又少。

古老的皂荚树毫无疑问也会记得石达开兵败大渡河72年后,另外一支队伍也到达了这儿,这支队伍便是中国工农红军,他们也面临着石达开当年一样的严竣形势。石达开来到紫打地是五月,红军也是五月。石达开刚来时有三万人马,而红军也接近三万;太平军被清军围追截打,红军则是被国民党军围追截打,蒋介石部署在大渡河会战的总兵力达20万人左右,空投的传单上就赫然写着“大渡河是红军的覆灭之地”,可见当年蒋介石已下定决心要把红军剿灭在大渡河边,要把朱毛变成第二个石达开。但是,上天没有遂蒋先生的意愿。

在这关键的时刻,毛泽东连夜拜访了83岁的老秀才宋大顺,他是宋福刚的曾伯父。据宋福刚介绍,宋大顺年少时曾经亲眼看到石达开的全军覆灭。当毛泽东与老秀才秉烛夜谈时,老秀才叫他一定不要在安顺场停留。老秀才说,石达开到达紫打地时,如果一直向西可以到昌都,向南可以去到云南,而向北可以到达康巴。但这时候,石达开的小妾生个儿子,为此部队停留三天庆贺,没想到这时候大渡河洪水猛涨,上百米宽的河面水流非常湍急,完全阻断了他的渡河之路,而紫打地夹岸高山,两头重兵堵截,这就注定了贻误时机的翼王失败的结局。

毛泽东反复思考了老秀才的话,于是就有了红军的“飞夺泸定桥”,从而避免了重演石达开的悲剧……

小车在弯弯的山道上停下来后,当我往下看大渡河边那巴掌宽的安顺场时,不禁感慨起来,想想在重兵的合围下,换谁在安顺场周旋,都会困难重重。安顺场,确实是兵书上所说的“绝地”也,而红军能走出“绝地”,可见红军领导人的确技高一筹。

太平军女兵的墓地就在海拔上千米的山坡荒草丛中,墓地占地有十多平方,为女兵与她丈夫的合葬墓,正面看像一间浓缩的小别墅,外表为白墙黛瓦,白墙上有仕女图案。墓前还有尖顶状的“塔楼”。“当时能建如此豪华的墓,估计女兵离开队伍时身上带有不少钱。而周围同期的坟墓则没有如此规格的。”周万仁所长说。

离女兵墓地不远的山坡上,是安顺彝族乡的一个小山村即松岗村。周姓女兵在松岗村建的石头房屋仍在,石头房顶上盖青瓦,原先为两层,后来拆除了一层,剩下的一层现如今仍在使用。石头房的下部留有枪眼,这说明女兵有防备意识,或者她在部队时就使用过枪支?在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里,就见展出有太平军使用过的两把火枪原件。石头房周边的屋子有的还是夯土墙,屋前的廊道上挂满了金黄的苞米。我们走近的时候,两只土狗吠了起来,更让人觉得山村的古朴和宁静。

今年62岁的王顺清是太平军周姓女兵第六代后人,其实他是上门女婿,按照他的说法,如果周姓女兵不是个有点儿钱的人,在当时来说买不了那么多地,也建不起占地几十平方的石头房,后人也无法为其建造大坟墓。但是更多的情况他也不甚了解。而王顺清的孩子都到山外打工去了。

周姓女兵是个有点儿钱的人,这说法也让我想起大渡河畔流行的翼王宝藏之谜。1936年夏,国民党四川省政府主席刘湘曾组织一个“森林矿产调查队”,配备工兵一千多人,进入了安顺场寻找、发掘翼王宝藏,他们在两处洞穴中找到了金银、水晶及玉器玛瑙等器物共十余件。正当“调查队”准备挖掘第三处洞穴时,蒋介石知道了情况即下令停止挖掘,由国民党行政院及故宫古物保管委员会一起电令四川省政府:“禁止地方机关借任何名义擅自开采森林矿产及毁凿古迹文物。”刘湘只好撤走寻宝队伍。

 

我也想起了“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这个传说曾存在着争议,可今年第一阶段的考古发掘,就出水各类文物3万余件,证实了传说的不虚。而翼王会不会有第三处窖藏,又在哪里呢?我想,如果有,也是在安顺场到石棉县老鸦漩十多公里的山地上,即使有也不会太多吧?翼王乃“太平天国中最完美的男人”,在搜集钱财方面估计无法与“暴豪嗜杀”的张献忠同日而语。

下得山来,再回望营盘山和周边的群山,山顶上一切都在宁静的祥云之中,而山坡下连片种植的黄果柑在夕照下显得更加油光发亮,让人赏心悦目。我们上山时遇到周末放学爬山回家的学生,他们早就回到家里了吧,他们亨唱着歌儿,红朴朴的脸上那纯真和充满着希望的笑容,就像大渡河、营盘山一样让人难忘……

 

图片说明:

贵港市金田起义研究会调研队员在翼王“拴马桩”(皂荚树)前合影。左四为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副馆长宋福刚(太平军周姓女兵后人),右二为四川石棉县文管所所长周万仁,右三为贵港市金田起义研究会会长傅诚金。

2.今年62岁的王顺清是太平军周姓女兵的第六代后人(左三)。后面的石屋为太平军周姓女兵所建,下部有枪眼。女兵的坟地离此处不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专家亲临金田起义博物馆指导布展工作
专家亲临金田起义博物
金田起义博物馆开馆在即,各单位全力推进金田起义遗址景区项目建设
金田起义博物馆开馆在
加快我市红色旅游产业发展,积极组织筹备太平天国金田起义遗址三期项目申报工作
加快我市红色旅游产业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宋震寰陪同自治区旅发委副主任贾玉成到太平天国金田起义遗址景区调研
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